張寶通談:不迷信權威,不曲意迎合,不設定目標
2019-07-04 08:36:03   來源:今日頭條 文/張寶通   評論:0 點擊:

踐行三不原則    堅持獨立研究

文/張寶通

張寶通談“三不人生”:不迷信權威,不曲意迎合,不設定目標

 

應提問力學院、曲江書城和長安說邀請,讓我講一下我的“三不人生”。

我是從事社會科學研究的,我的“三不人生”也就是我的研究之路:不迷信權威,堅持創新;不曲意迎合,獨立研究;不設定目標,發揮余熱。

張寶通談“三不人生”:不迷信權威,不曲意迎合,不設定目標

 

一、不迷信權威,堅持創新。

對搞研究的人來說,迷信權威,崇拜名人,甘當粉絲,是不可能有突破、有創新、有大作為的。

我讀研究生的時候每個星期要討論《資本論》,《資本論》有兩個基本觀點,一是勞動是勞動力的支出,二是勞動力成為商品。

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是生產力決是生產關系,但在同樣的生產力之上我們看到有不同的生產關系。

建立在農業生產力之上的封建社會,有歐洲的分封制和中國的郡縣制;在工業社會,有西方的資本主義體制,也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體制。

中國堅持經濟建設為中心,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生產關系是由人創造的,在同樣的生產力之上可以有不同的生產關系,各種生產關系應當合作共贏,而不是互相拆臺,通過文明互鑒,共同發展才是。

我們進入了新時代,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人們很難把握,我認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可概括為五個模式,即以人為本+創新發展的發展模式,市場經濟+政府推動的體制模式,互聯網民主+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政治模式,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傳統文化現代化的文化模式,金山銀山+綠水青山的環境模式。

只要堅持中國模式不動搖,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就能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張寶通談“三不人生”:不迷信權威,不曲意迎合,不設定目標

 

二、不曲意迎合,獨立研究。

我在地方社科院工作,一個重要任務是為地方政府服務,促進地方經濟社會發展。

為地方政府服務,不是去曲意迎合。

社會科學院和政府研究室不同,政府研究室是貫徹領導意志,社科院要獨立研究,去影響政府決策。

只有獨立研究,才能提出可供政府參考的真知灼見,如果去曲意迎合,就失去設立社科院的必要了。

陜西是西部大開發的第一階梯,西安是西部大開發的橋頭堡,要落實這個戰略定位,就需要促進西咸一體化,組建大西安,整合大關中,依托亞歐大陸橋,帶動西部大開發。

西安是世界著名古都,西安古城是唐的皇城,為了保護古都,政府應當遷出皇城。

西安行政中心北遷了,帶動西安跨渭河發展,拉大了城市骨架,使渭河成為大西安的城中河。

省政府應當西遷西咸新區,促進西咸行政一體化,建設大西安,騰出來的政府大院可建仿唐的歷史博物館新館,作為皇城復興的龍頭項目和奠基工程。

為了復興皇城,應當撤銷城三區,設立皇城區,統一管理、規劃、保護、利用唐皇城。

現在國家要打造超大特大城市為中心一小時都市圈,陜西可通過三分咸陽,既做大西安,又做大楊凌和銅川,構建包括楊凌、銅川和渭南的大西安都市圈。

大西安的城市格局不是“川”字形,而應當是“豐”字形。

西安作為古都只有一條中軸線,兩邊的軸線是人為畫下的。大西安要打造3+1萬億元產業基地,其科創產業基地在航天、高新、灃東、灃西構成的產業聚集帶上,其服務業基地在西安主城區,西咸核心區、咸陽主城區構成的產業聚集帶上,其工業基地在渭北工業區、國際港務區、經開區、涇河新城、空港新城構成的產業聚集帶上。

這樣就形成了一個“豐”字形結構,可謂西安第一個都城“豐京”的升華和復興。

西安的文化產業分布在整個市域,點綴在“豐”字形結構上,不會形成一個帶。

領導同志在陜西考察調研,讓我們抓住“一帶一路”的歷史機遇,找準在“一帶一路”的戰略定位。

陜西應當是“一帶一路”的核心區,這個定位比新疆的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和福建的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要高,等于把“一帶一路”的機遇抓到陜西手里了。

西安應當是亞歐合作交流的國際化大都市,這個定位既繼承了漢唐長安的定位,又對接了“一帶一路”,抓住了“一帶一路”的歷史機遇。

陜北要打造榆林新龍頭,帶動陜甘寧革命老區,融入京津冀和環渤海。

陜南要爭取設立國家南水北調中線綠色產業示范區,打通武漢經安康、漢中、寶雞到蘭州的高鐵,提升區位優勢,融入“西三角”。

張寶通談“三不人生”:不迷信權威,不曲意迎合,不設定目標

 

三、不設定目標,發揮余熱。

在崗的時候,由于要考核,要評職稱,研究問題受到種種約束,要發權威、核心期刊,要討領導批示,要爭取評獎。

現在我已退休,已經沒有了這些追求和目標,追求實際是枷鎖,現在可以自由研究了。

我調侃,過去是叫我干啥我就干啥,現在是誰叫我干啥我就干啥,是真正為社會服務了,不搞二次創業,沒有功利目標,既拓寬了我的研究領域,又對社會發生了實際影響。

過去在學術期刊上發文章,沒有幾個人看,實際是自娛自樂,現在在網上發文章,讀者很多,實實在在發揮了作用。

房地產是大家觀注的熱點,促使我去研究這個問題。

中國的城鎮化率接近60%了,但市民化率才剛過40%,城市化完成市民化率要達到80%左右,在這之前房價走勢只會漲不會跌。

城市發展的規律不是大中小城市齊步走,而是優先發展北上深廣等超大城市,現在超大城市生活成本很高了,就進入到省會等特大城市的發展機遇期了,等到省會城市生活成本也很高了,人們就會到市縣等中小城市去,是倒著發展的。

解決中國的住房問題需要實行雙軌制,對低收入群體需要通過保障房來解決,你把房價降一半,他們還是買不起。

現在經濟不斷下行,原因是政策出現了拐點。

我們還是一個發展中國家,還處在工業化階段,需要投資拉動。

西方國家已完成了工業化和城市化,沒有地方可投資了,只能靠消費拉動,靠消費拉動是沒有高增長的。

百年不遇的金融危機4萬億投資使中國成為唯一一個經濟沒有跳崖的國家,當時的世界輿論是讓中國去救美國,讓社會主義去救資本主義。

但是我們把它否定了,主張消費拉動,不投資了,經濟當然就下行了。

要知道吃是吃不出一個現代化的,現代化要靠投資,靠技術升級,高鐵和華為就是典范。

若用發達國家的標準和辦法治理一個發展中國家,產業結構、金融調控、環保標準、社保水平、營改增稅改等都在向發達國家看齊,脫離了中國還是一個發展中國家的基本國情。

陜西是科教大省,但卻是經濟小省,收入窮省,關鍵是民營經濟薄弱,要消除這個“陜西現象”,對民營經濟要給予特別的保護和支持。

陜西要追趕超越,必須發揚敢做、敢為、敢擔當、敢為天下先的“冷娃”精神,再創昔日輝煌,重振漢唐雄風。

(作者系陜西省城市經濟文化研究會會長)

相關熱詞搜索:

上一篇:任正非:自從換了種薪酬模式,員工立馬不分晝夜拼命干!
下一篇:北方經濟比南方究竟差在哪里?酒桌上的事,足以說明問題

分享到: 收藏
cf手游辅助